语录
    <P style="TEXT-INDENT: 21pt; mso-char-indent-count: 2.0"><FONT style="FONT-SIZE: 18px"><FONT style="FONT-SIZE: 14px"><FONT style="FONT-SIZE: 14px"><FONT style="FONT-SIZE: 13px"><FONT style="FONT-SIZE: 13px"><SPAN style="LINE-HEIGHT: 150%; COLOR: black; mso-hansi-font-family: Verdana; mso-ascii-font-family: Verdana"><B>左小祖咒代表言论</B><B></B></P> <P>感谢作品,感谢党,感谢华语传媒奖。你们不但是幽默的,同时绝不放过幽默的行动一定不会令人反感。一直以来,南方都市报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才赢得了诸多的忠实读者,我想华语传媒今天一定不会顶着很大的压力,把这个歌王奖颁发我的,感谢你们让我登基啊。祝你们生日快乐!<B> </B><B>(</B><B>2009</B><B>《南方都市报》获奖感言)</B></P> <P>我代表全国人民感谢左小祖咒!(9个提名奖项中)最希望拿到的奖是最佳唱片奖,因为我觉得我每次唱片得最佳唱片应该是没问题的,虽然这张专辑是我10张专辑里面最差的专辑,但是她仍然在这个时代是佼佼者。哈哈!如果让我得一个最佳男歌手的话,是比较荒诞的一件事情,一个跑调的歌手得了最佳,这个时代就翻天了。(<B>2009</B><B>《南方都市报》获九项提名感言)</B><B></B></P> <P>《大事》获奖,只能说明2009年的华语音乐的创作力是何等的差啊。相比2008年我的《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大事》就是个狗屁,或者比狗屁好不了多少,你说比狗屁好的东西是什么呢,最多还是个狗屁。也许他跟这个狗屁时代相得益彰,他撞上小狗屎运。感谢!感谢!<B>(2009</B><B>《南都周刊》年度唱片</B><B>获奖感言</B><B>)</B></P> <P>不过《大事》独到之处是处处显得山寨,处处表现出一种深情的恶劣。不过可悲的是整个专辑最后出现了《北京画报》,它或许也是可喜的,我不便过于夸奖,只是说这个唱片有过头的前戏,最后不干是不行的。如果一个优秀的音乐人,没有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创作,还不敢承认自己作品的不足,就和腐败的官员一样。(<B>2009</B><B>《南都周刊》最佳音乐人</B><B>获奖感言</B><B>)</B></P> <P>《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受到的喜欢与厌恶的指标主要体现在互联网上,没有MV,没有电视载体,唱片价格也黑心,是我自己走上绝路的表现。不管咋样,我也不认为有多少人理解它,诸如此类的误解令我出了一些名,误会才会成为今天的笑话。我想,我们社会的悲哀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几乎不听音乐,这可能一个衰老的标准,即便他们年青时是狂热分子,随着青春的流逝开始麻木了,这和西方人极大的不同,我想即使近50岁的奥巴马他也是U2、充气式飞机乐队的歌迷,我们任何人忙不过奥巴马的,谁说我无权指责环境呢?音乐文化/青年文化的逐渐衰退,也意味着我们的国家在这一点,加上国情问题产生的计划生育等等,正在大阔步向老年化走去,不要躲在那儿嘿嘿地笑,你的死期也快尽了。还有从业的绝大部分导演也不懂音乐,只是在那儿搁一个歌,来个弦乐铺垫,弄个声煽情一下。农民我们不要谈,我们这个民族很多的艺术家,知识分子没有半点道义,废话连篇,说话不算数,误导年轻人,说什么信仰就是抬举他们。新年到来之际,我將远离那些说话不算数、趣味单调、伪善的鸡巴人,让我们还是感谢《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这张神奇的,伟大的,错误的,猥琐的杰作吧!若再感谢什么俗套就一个,重要的人物你们在我心中是永垂不朽的。祝今年全球好运啊!<B>(</B><B>2008《南方周末》获年度音乐致敬获奖感言)</B></P> <P>《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确实是一张神奇的唱片,在这新年之际,我能对她表达敬意的话是,我想我之后无法再作出这样的作品,请喜爱她的乐迷朋友们和评审团节哀,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期望,坚决地不再去在写这样的作品,具体地说,《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2》是不可能再有的了,大家能白我的意思了麽?也就是我再也没有才能去缔造象《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那样伟大的、错误的、猥琐的杰作了,她的一点小运气是出现在这个时期末稍上,同时象这个伟大的时代一样崩盘了,阿门啊!感谢你们!在我们正式欢迎一个娱乐时代的到来之前,请允许公布《走失的主人》正式版將于下月28号出版,它是《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前戏,阿门阿门啊!(<B>2008</B><B>《南方都市报》年度最佳唱片获奖感言)</B><B></B></P> <P align=left><B>左小言论:</B><B></B></P> <P align=left>1.我比无政府主义要官僚,比官方更自嘲,各国政府借鉴我会进步得更快。<B></B></P> <P align=left>2.在别人心里面可能10年5年是个大事,对我来说12年是一个大事,它相当于一个人转了一圈。</P> <P align=left>3.&nbsp;很多商业的唱片公司的做法比较幼稚,他们也失去了方向,只能向我这样的“歌手”去学习。</P> <P align=left>4.我在《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时候用了新的方式。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去听我的歌,实际上是希望他们知道我唱的什么内容,音乐我是附送的。《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那时候我在音乐上缓了一下子,就像用棉花糖把硬糖包起来。</P> <P align=left>5.因为世界上所有的音乐都是从劳动人民最原始的东西发展而来的,我一直也在做这样的事情。</P> <P align=left>6.大家在谈到左小祖咒的时候,我可能是某个地方比较复杂的,当然做人我是尽量简单的。我想我是个简单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复杂的东西,如果我是个复杂的人,怎么会把简单的东西做进去,我也搞不清楚。</P> <P align=left>7.我是一个文字上有洁癖的人,如果他们看到(歌里)有错字的话,那个错字就是我故意写上去的,很多人说我的有些发音是错的,说这个词是不通顺的,实际上是我镶在里面的。</P> <P align=left>8.性是不可回避的,实际上也是美好的事。我们没必要把这个事像流行歌曲一样做得遮遮掩掩的,我们可以拿到桌面来谈这个事。</P> <P align=left>9.我说这不是用屁眼唱歌,你不要觉得奇怪,我还是用嘴在唱歌。</P> <P align=left>10.报纸能登,电视能播,书可以出,我怎么就不能唱?</P> <P align=left>11.我发现我写的东西他们不大明白的时候,我就把音乐做好一点,歌词上还跟以前差不多。就像我们做艺术一样,它换了一个色彩,其实你内心的想法未必是别人看出来的。那些被人认为痛苦的东西,它的社会价值是高的,而光亮的东西反之也是这样的情况。</P> <P align=left>12.今天这个时代左小祖咒伪装起来了,比妥协可能更加狠一点。我签名的时候签个江泽民,他们也不知道这是江泽民还是左小祖咒。 </P> <P align=left>13.“我从不在一个突发事件上立刻下笔写歌。”祖咒说,“我一般写的都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或者发生过好多年了我才抓出来去触及……10年前我写的《苦鬼》,一个字都不改,还代表今天这个时代。该告状的告状,该食物中毒的还是食物中毒……”</P> <P align=left>14.&nbsp;现在挺好的,阳光也挺好的,我准备和你多聊半个小时。我代表这个时代跟他们说“大家都是病人”,好多人不承认自己的病,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这个时代不可多得的强者,或者是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一个弱者。他们总是借助于媒体,在各个领域,各个人世间,把一个责任推到对方身上,觉得自己作品卖不出去很苦。艺术怎么可能很快卖出去呢?你就是太好也不可能一下子卖得出去的,我能到今天,不是说我的作品有多好,只是我活下来了,我多活了个十年八年。网络时代出现了,发现我写的正是他们网上要说的话,网上的话全是错字连篇的,我写的也是,然后他们就会说“啊,这就是时代的代言人啊”,时代变了就成这样了。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代言人,只要你能够发话。 </P> <P align=left>15.“&nbsp;我是挣钱的。与很多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只想迅速地挣到这份钱。我奉劝做事的人,要走长线。牛皮不是光靠吹的,就像出来打牌一样,腰里钱多才横。这些歌才是我写的1/10,我的唱片卖多少钱,我的歌写了多少,我怎么玩的……总的来说我还是一个深沉的人,干完了再说。”</P> <P align=left>16.我写了一首新歌,它包含了我的同情心,任何人也是看不出来的,讲了一个人在家里面,突然有人来抢劫了,这个故事我给你讲讲,你们不要把它当成歌词了。“……喝杯咖啡吗?要加点糖吗?就像这世界不要太难过,你这个时候走出这个地方没大事,换个别的地方就要出大事,不是说世风日下,难道是你的品行低下,救火要靠最初的几分钟,选举要靠最后的几天……”</P> <P align=left>17.我们可以点个大大的蜡烛,不用把美术馆烧掉。我实际上是上一代人和现在正在兴起的这一代人中间的一代人,我在上个世纪末的《狂犬吠墓》里面我写了“我也爱当代艺术”的方案,又花10年也做了《我也爱当代艺术》的作品。我们这个时代还有很多人在装蒜,没有打开自己,我在时刻告诉我自己:我怎么像一个人一样活着,或者像一个畜生一样活着,有饭吃就行了。你看我门口拴着这头驴,可能马上它也要开始做艺术了,但它这么瘦怎么做艺术,我得给它点草吃,让它晒晒太阳。有些人让我笑都笑不起来,他们每天在搞艺术,我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P> <P align=left>18.穷是考验不了人的,富才能考验人。</P> <P align=left>19.我写过“此时此刻,可口可乐”,“可口可乐”不是我的吧,大家都用,但“此时此刻”是我的,其实它也不是我的,你看毛主席也说“此时此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你说哪个是我的。&nbsp;&nbsp;</P> <P align=left>20.我不爱艺术,我做了一个作品叫《我也爱当代艺术》,这说明我不爱当代艺术,但是不代表我做得不比他们好。其实很多局外人做得会更加好,就像皇后乐队的那些人都是科学家,他们做的音乐是很厉害的;还有爱因斯坦是一个音乐家,但是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很棒的音乐家,但是他的成就主要是在科学方面、相对论方面。我认为很多的事情我们是说不清楚的,我认为有的事情你可以很用力地去做,但是有的事情你绝对不能用得过猛,用得过猛事情就过了。就像你跟一个人交往一样,你每天去找他,送东西给他,买土豆、南瓜给他,你跟他说这是绿色食品,人家会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意图。你是因为家里有太多,真吃不完了,上街去卖没有时间卖,也卖不上价钱,就送他了,但是别人可能会觉得你有别的意图。</P> <P align=left>21.艺术家的自由是很可怜的,你想特别自由的人他是没有钱的,没有钱他是没法走远的,他需要有适当的钱,别太多,保持一种饥饿的状态,不要老躺着,要出去走动,也不要自以为是。艺术家也不一定非像我这样,但艺术家成功之后就是一个公众媒体,我们也是媒体,你要站出来替别人说话。同时真正的王者才可以是真正的艺术家,你要把内心的全部东西做得像工程一样。</P> <HR> <STRONG>社会评论</STRONG></SPAN></FONT></FONT></FONT></FONT></FONT><FONT style="FONT-SIZE: 13px"><FONT style="FONT-SIZE: 13px"><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STRONG>:</STRONG></SPAN></FONT> </FONT> <P><FONT style="FONT-SIZE: 13px"><B>&nbsp;艾未未:</B><B></B></P> <P align=left>1. 不管如何不好听,左小祖咒都是最好的,他的为人好过歌词,歌词好过小说,小说好过艺术,艺术好过音乐。</P> <P align=left>2.左小常常把一个邪恶的时代唱的很伤感,伤感到异常邪恶的地步。<BR>3. 难听确实难听,左小祖咒早就知道我喜欢难听的歌,他的新专辑《大事》出类拔萃。<BR>4. 我们为什么会溺爱左小?因为没有他的噪音,这个破败的时代就会显得更加的不自在和虚伪。</P> <P align=left>5.&nbsp;我和祖咒是93年认识的,那时他在东村,穷困潦倒。有很多年祖咒一直不太顺,五六年前,祖咒得了一场病,他到山上找了位老道,算了一命,给了他几颗药丸——他吃了几颗,现在还剩两颗呢。自从吃了药丸,祖咒整个变了个人,变得精神十足,不断折腾,音乐也做得越来越难听,但歌词越写越好。祖咒打算化验一下剩下的那两颗药丸,以后做这个生意,肯定会赚大钱的。<BR>&nbsp;&nbsp;&nbsp; 性方面,他是个好女色的人。吃方面,他贪吃,爱吃老妈蹄花。服装方面,他爱时尚,爱胡搞。朋友方面,他很仗义,什么事交给他,他都能很专注地做。勇气方面,他走过最落魄的路,属于最没希望的那一类人。他完全是靠自己,把嗓子都喊破了。一个人心里有多黑暗,就会有多大勇气,祖咒足够黑暗。</P> <P align=left><BR>&nbsp;<B>韩寒:</B><B></B></P> <P align=left>1.我看过了很多美景,我看过了很多美女,我并不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我诚意的向大家推荐这位左小祖咒这位诗人和他三月十九日北京的万事如意演唱会。不是因为这个人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不是因为这个人在天安门露出底裤,不是因为这个人对现实的嘲笑调戏,不是因为这个人一张唱片卖五百,而是在我能接受的那部分里,他很结实的感动到了我。<BR>&nbsp;</P> <P align=left>2他是跑调的,喜欢一个跑调歌手绝对不是因为他跑调,这个人就像罗大佑一样感动了他。这个人叫左小祖咒。韩寒说:“从北京开车一直南下,带了两张唱片,一张是《左小祖咒在地安门》,一张是《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车里的朋友说,这是什么路子,他天生唱歌就这样么?我说,应该不是这样,他是故意的。”韩寒认为,左小祖咒是跑调的,但因为他本人就是音乐的创作者,所以只要他说在调上那就是在调上。</P> <P align=left>3.这也许和我对歌词的特别看重也有关系,这也许是出于我的个人喜好,总之在中国歌手中,歌词能够拿的出手的人并不多。我不认可现在的诗人是因为他们的水平太差,但每一个优秀的作词者其实就是一个诗人。所以我郑重的推荐他的歌词,他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好诗人之一。</P> <P align=left><B>栗宪庭</B>:<BR>我在东村见到祖咒的时候,他还使用着父母给起的名字吴红巾,也才刚刚筹备自己的乐队,又有一次,我们又去听祖咒唱歌,那是他自己创作的几首歌,我记得其中一首歌的名字是《莫非》,声音低沉沙哑,苍凉凄宛,在歌的结尾处,声音嘶哑而无奈,听得我泪流满面。我信服中国古老的艺术格言“愤怒出诗人”,或者艺术的产生,如司马迁说的“人皆有郁结,不得通其道”,只是为了抒发内心的“郁结”。我至今认为,真艺术往往产生于不幸的人生和痛苦的心灵。</P> <P><B>陈珊妮:</B></P> <P>左小祖咒的音乐我很认同,他的词几乎像诗,每一张专辑都要发展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其实他很多时候是个行为艺术家而不是歌手。更多的时候我是欣赏他的态度,其实他是在耍流行音乐,歌词里也有很多文字游戏的东西。左小祖咒是一个圈内我自己很欣赏的人,之前和他合作过《当我离开你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一上来就是“我的公主啊”,我吓一跳。每次打电话也都说“我的公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我都有点不知所措了。</P> <P align=left><B>宁浩</B>:<BR>祖咒是个很先锋的音乐人。他的音乐很有质感,能打动人。在编曲和人声之间做到了一个奇异的,心情感的平衡,有左小祖咒共同的特性和内涵。这次祖咒的演唱会,不只是我,很多哥们朋友都去协助。本人都很等候这次演唱会,觉得一定会很好玩。也希冀经过这次演唱会让更多朋友了解到祖咒的音乐。<BR><BR><B>陈升:</B><BR>1.左小,他生活在一个框架的社会上,竟然突破了那个他自己可能不知道的困境,那我活在一个没有框架的社会里,我竟然还每天都还很在乎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比我有勇气。<BR>2.我喜欢左小祖咒,我觉得他很勇敢,他不考虑别人的听觉反应,他的音乐具有破坏性,但是又让你觉得很有趣。<BR>&nbsp;</P> <P align=left><B>贾樟柯:</B><BR>左小祖咒的音乐有很强的诗意。比方说他的忧伤的优雅。很多人说他的音乐很狂躁,我不认为。这种优雅是非常小心的在尘土里面。穿过尘土的时候,我觉得他有这种气质在里面。左小祖咒是我很欣赏的音乐人,他的音乐很粗犷,非常适合我电影的画面,他往往用非常变态的嗓音肢解美好的旋律,这一点很符合我想要表达的画面感觉。他的音乐非常棒,也许就像我的电影……”&nbsp;<BR><BR></P> <P><B>李皖</B></P> <P>1.左小祖咒有做超级摇滚明星的条件,他也深怀这样的野心。但是很遗憾,他生在一个中国摇滚急速破灭的年代,紧接着,又是一个全民鬼闹、娱乐至死的年代。眼见着任什么摇滚的美梦都会泡汤,这厮却用极少的唱片销量、极大的动静、极巨的名声,曲折地做成了他的超级摇滚明星之梦。</P> <P>2.左小祖咒喜欢拐着弯儿说话,拐着弯儿唱歌,这显示了他的智商,他对自己智商的自负,他面对听众时的优越感。这家伙喜欢摆谱,架子端得很大——一个并没阔起来的艺术家,架子也可以端得很大——因为我是左小祖咒。要我低眉顺眼,没门儿,只有你低眉顺眼。在全民都对中国富豪榜低眉顺眼的时候,一个穷艺人有什么好摆谱的?但左小祖咒摆谱,还摆得味道很足,架子很端严,很排场,一点不掉份儿。</P> <P>3.《大事》专辑当然肯定是变轻了。但尊敬还是在该来的时候来了。触动我的,是那种正经的诗人可能死都写不出来的恶劣诗意,是不同于正统艺术界的土盲流艺术家才有的呲牙咧嘴的快感,它们就像一截没有身份的热乎乎的肉身,让对面一排西装革履的高雅艺术,转眼变成了假人和僵尸。</P> <P>4.摆着老大派头,态度优越。拐着弯儿做事,拐着弯儿达成目的。在娱乐之年里,左小祖咒确实是个人物。在采取的姿态上,中国摇滚乐界没有谁比他更老谋深算,更有风度。他做得可真绝。</P> <P>5.《北京画报》有14分钟长,歌词1200多字。在流行音乐里,除了那些布鲁斯拉面、古典摇滚杂拌,从来就没有这么长的。在血脉上,它应该跟鲍勃·迪伦《没事儿,妈妈(我不过是在流血)》(It's&nbsp;Alright&nbsp;Ma&nbsp;[I'm&nbsp;Only&nbsp;Bleeding]),罗大佑《现象:七十二变》,陈升《细汉仔》,黄舒骏《恋爱症候群》、《改变1995》同属于一个家族,但也从来没这么长。而且,罗、陈、黄几个都正经,左小祖咒不正经。</P> <P>这种歌曲是时间的标记。前些天,当某个音乐奖项要评选2009年的年度歌曲,我首先想到它。除了《北京画报》,还有哪首歌敢称年度歌曲?《北京画报》探进了盛世背后那负面的漩涡,它漆黑的深度,它冷血的冰度。盛世的绚烂,下面有跟它完全相对等的溃烂。当流行音乐跟生活失去了联系,当大众都以为流行歌曲就是情爱小调,时代旋律就是豪华歌舞,《北京画报》从每个毛孔里都流出了现实的脓血。</P> <P>《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正是这种艺术的一个完美例证。它同时拥有曲调优美的印象——来源于旋律的优美框架走向,和听觉上的极度难听以及个人形象的极度鲜明——这一点正是一个特异事物之所以成就自己的互为因果、不可分离的两面。所有那些让人觉得不着调的地方,正是左小祖咒的高明之处,也是或可洞悉他艺术奥秘的幽暗秘道。他的旋律、口音、咬字、停顿都具有无法化解的个性,由此导致的审美结果,无法由其他人、用别的方式达成。他就用这么一种方式,把难听的歌唱得无与伦比的好听,唱得像一罐五味杂陈的老酱坛子,充满了一个艺术盲流、一个活跃在文化边境的游击战士难以解释的复杂心情。</P> <P>好一个慢慢来。一团慢火,温火,烈火,慢慢炙烤,炙烤出人生的灼热。</P> <P align=left><B>黄耀明</B>:<BR>前几天在广州遇见左小祖咒,他又亲手送了一张新专辑给我,最近一直在听他的歌,他的作品里有一些很极端的东西,让人有说不出的感觉,我很喜欢。巧的是,两月之前左小祖咒也刚刚在二十世纪剧院开了自己的首场北京个唱,如此有缘,要是有可能的话会考虑请左小祖咒来给自己当嘉宾。<BR><B></B></P> <P align=left><B>朱文</B>:<BR>坚硬的歌,柔软的心。</P> <P><B>吕楠:</B></P> <P>有一次在祖咒家喝酒,喝了多少我不记得了,后来祖咒告诉我,十六瓶——他给我数着呢。那次喝得特别晚,到了凌晨,他拿出了一把新牙刷,几个月后有朋友去他那里,看到一把旧牙刷,上面写着“吕楠”,可见祖咒是个多么细腻的人,也能看出他不浪费东西。<BR>祖咒会做饭,几分钟就能做出香喷喷的清蒸鱼,我没他会做,但在营养上也不比他差,我是营养学家,他是美食家。<BR>祖咒很诚实,很仗义,敢说真话,也好打抱不平,他恰好又是个艺术家,这是件多好的事啊。他还有个好习惯:凡是死的人,他都不会说这个人不好。如果有人说了,他就会阻止别人。他说,因为死人不会反驳。从这也可以看出,他是个有原则的人,他流露出的是讲求公正。<BR><B></B></P> <P><B>杨波</B><B>:</B><BR>除了艺术上的骇人本领之外,左小祖咒最令人尊重的品格是勤奋、清醒,和无论自我观念还是客观营生上极其自觉的独立性,靠这三点,才能在因被压制和市场衰落而破败腐坏的内地独立音乐领域里卓然不群、洋洋得意,散发出榜样的光辉来。<BR>你可在他作品里找到很多箴言般的街语巷言……左小祖咒最令人敬佩之处,在于从俗世的罪恶中锤炼出高尚,从兽性的交响中萃取出人生,他是一个站在撒旦肩膀上,抚摩释迦牟尼脸庞的人!</P> <P>在中国很难找到另一个歌唱家可以像他那样,在如此繁杂的体系、如此乱射的视角内,对当代中国做出归纳总结。但在语言上,他与现实主义却关系甚微,提供给人们更加准确、激进、要命的想象力。<BR><B></B></P> <P><B>张晓舟:</B><BR>这十年里,无论是社会还是他的生活都变动特别剧烈,“人的悲伤、悲愤、悲悯、悲情,是会流失的。但是他没有。他有种独一无二的畸情以及奇情,有搞笑幽默的能力。能够把握悲剧和喜剧的平衡,这种气质超越了鸡零狗碎的东西”。<BR>这些年,文化与政治、商业之间的空隙,空间越来越大,导致左小这种妖怪能主流搞乱。<BR><B></B></P> <P><B>李红旗</B><B>:</B><BR>与左小祖咒打交道就像同时与五十个人打交道。不过这种错综的矛盾不但不能使他分裂,反而成为他自身能量的源泉。这是左小祖咒最突出的特征之一。他的另一个突出特征是——拥有一副天使般的嗓音。</P> <P align=left><B>颜峻:</B><BR>祖咒当然只有恨没有爱,你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在谈论爱:豆瓣定制的文艺小青年,肌无力性肌坏死患者,痴肥艺术家,台北中产阶级演说狂,山寨古代人,自由主义经济圈养的心灵宠物,除了爱情一无所有的女作家,事儿逼素食主义青年……所以我很高兴左小祖咒又回来得罪人,这才是他的真我,对社会的巨大贡献。<BR>摇滚乐不是死了吗?死在自由新世界的手里。<BR>左小祖咒不跑调了,轻松了,用他的俗气,将品位轻轻地侮辱。<BR>我不喜欢《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他在里面学别人;我喜欢《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艳俗到撑,一种暴发户的野心,可爱的;我对《走失的主人》再版失望,他是被社会忽悠了,以为时代在招手,说上来吧轮到你了;我热爱《大事》,这是盘古的《少年》之后惟一听过3遍以上的唱片,事实上我听了十几遍已经。<BR>社会太正确了。我成天哼着《忧伤的老板》:对这个世界,你是一个麻烦。</P> <P align=left>左小祖咒不是现代主义战场无畏的鞭尸者,他只是一只忧郁的狂犬,在这个国家的艺术家为虚妄的光荣抛洒生命的时候,他是一切光荣、尊严和爱情的私生子。</P> <P><B>郝舫:</B></P> <P>左小祖咒的《狂犬吠墓》是一代人的绝望书,历史创伤、政治痛苦,经济哄乱和心灵迷离痴缠绞叫;无助、沮丧、依赖、焦虑、激愤、狂想及一切世纪末中国青年的时代病症全部发作和投射。” </P> <P><B>孙孟晋:</B></P> <P>&nbsp;1.真正敢于和唱片公司的发行对着干的,只有左小祖咒了。<BR>&nbsp;2.&nbsp;他的歌词在诗人那里是现代诗,在贫困老人那里是家常……无论音乐还是歌词,左小祖咒更出众的是一种柔软度,一种有着坚石般硬朗的柔软度。</P> <P>3.要知道语言的控制力是天生的,如何做到饱满到极致而不破碎,又如何在爱的彼岸道破真相。一曲《北京画报》不是偶然的,无论是长度还是浓缩度,它够得上这个时代所有的创伤的长度和宽度,它也让我的生命在聆听中一晃而过,并且惊出一声冷汗。</P> <P><BR><B>邱大立:</B><BR>左小祖咒演唱风格最大的一个卖点就是他无师自通的怪叫式抒情,他一怪叫,我们就莫名地兴奋,就忍不住心底偷笑。在这偷来的笑声中,我们不再是走失的主人,不再是苦鬼或皮条客,更不是忧伤的老板。这种怪叫抒情流派,估计没有先师,也不太会有传人。<BR>&nbsp;&nbsp;&nbsp;&nbsp;</P> <P><B>刘</B><B>E</B><B>:</B><B><BR></B>戏谑的演唱方式与戏剧性的背景和声,口吻诙谐的歌词与观察独到的生活细节相结合,左小祖咒创造出耳目一新的流行口语。<BR>&nbsp;&nbsp;&nbsp;&nbsp;</P> <P><B>小樱:</B><BR>左小祖咒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还会保持他在中国非主流乐坛中的旗手地位,这是第一个吃完螃蟹觉得不过瘾,然后又吃了蚱蜢又吃了蜈蚣并且还准备一个劲地吃下去的人应有的奖励。</P> <P><STRONG>Michael Timmins(迈克尔•蒂明斯) Cowboy Junkies</STRONG>乐队灵魂人物</P> <P>我喜欢左小祖咒的音乐,喜欢他的嗓音、写作以及他音乐的风格。我认为他是真正的艺术家。   </P> <P>左小祖咒,是一个极其受尊敬的艺术家,中国地下艺术界的文化宝石。你们不会在溜冰场听到他的音乐被播放,但是所有中国前卫青年的唱片收藏里会找到他。</P> <P><B>BLIXA BARGELD</B>(德国坍塌的建筑乐队主唱)<B>:</B><BR>左小祖咒那是个很牛逼的歌手,他的现场表演很棒!不过我真的没法把他跟尼克凯夫联系起来。他真的很棒,是我喜欢的乐手!</P> <P><FONT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face=宋体><STRONG>Dave Madeloni</STRONG>《伯瑞特波罗改革者报》(Brattleboro Reformer)专栏作家、乐评人</FONT></FONT></P> <P>祖咒那些悲痛的催眠歌完美体现了中国在文革和64后留下的偏执和压制,而且我能确定他收有莱昂纳德科恩的唱片。他的《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证明了伟大的歌就是伟大的歌,和语言无关。<BR>&nbsp;&nbsp;&nbsp;</P> <P>《<B>经济观察报</B>》:<BR>左小祖咒更黑心了,之前两张专辑《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与《美国》150元的售价当时就被惊呼为“天价”。现在他越发变本加厉,足够的信心加上足够的疯狂,新专辑《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双张)的定价是五百元,再一次创下中国最昂贵摇滚唱片的新纪录。敢于如此明目张胆标价的,目前也只有这位音乐狂人。十五年前,他就曾放言“中国摇滚从我开始”。<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BR></B><B>&nbsp;&nbsp;&nbsp;</B><B>有关《万事如意》制作班底说:</B><BR>  <B>方无行─大总管</B><BR>  我就像这部“大片”的导演,工作内容包括:节目构想、策划、音乐排序、改编、组织班子、外联、技术协调、具体整合落实,所以要出各种沙盘演练表格与排练。这是一场很精致且欣赏性很强的演唱会,采取了更多多媒体与剧场式的演出方式,尤其在灯光上,不会去设计一些毫无意义的混乱闪烁。现场将呈现完全不同于CD版本的音乐。电影式的开场和结束,运用少许的道具,表现出要看了才能传神的意境。<BR>  <B>朱文─驯兽师</B><BR>  看过左小现场的朋友,都知道他的形体动作是很特别的,我的工作是让他的形体语言更清晰,更具表现力。我为祖咒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表,保证充足时间休息。排练时用摄像机录下他的表现,然后和他一起看回放,讨论、调整。你知道这个过程是很难的,左小是一只躁动的狂犬,动不动就会扑过来,咬镜头盖。另外,我已经说服他去挑战他的某个要命的极限。豁出去的左小祖咒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惊喜。<BR>  <B>艾未未─师爷</B><BR>  我跟祖咒是朋友,虽然我从来没听完过他的歌,每次买他唱片都是送朋友的,我很多朋友都喜欢听,而且我有两个片子都用了他的音乐。他回顾十年音乐历程这么大个事,忙是一定要帮的。我定调子,在整个演出内容大方向的编排做了整体艺术上的规划,把原本一些花里胡哨娱乐的东西简化了,重点回归到音乐,让演唱会更纯粹。视觉上定位在多媒体与灯光的表现,也制作了几首重要曲子的多媒体。<BR>  <B>李延亮─总指挥</B><BR>  我作为音乐总监的工作是一个宏观庞大的工程,以音乐为本,呈现要很诚实。从左小的青涩噪音玩到他现在的乐风,力求贴近作品完成时期的味道和表达。不过我演出时目光要远离他,否则他的一些肢体语言会让我笑场。期待当晚能让观众集体爆发。最后会上演几首小型不插电的歌。排练从春节前就开始了,团队里有几人为保持头脑清醒,开始了“过午不食”的生活,结果有人清醒了,有人更晕。</P> <P>&nbsp;</P> <P align=left>&nbsp;</P> <P align=left>&nbsp;</P> <P align=left>&nbsp;</P> <P align=left>&nbsp;</P> <P align=left>&nbsp;</P> <P>&nbsp;</P></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