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实际上我有一个唱歌师傅

对左小祖咒来说,音乐并不是他的全部,他也更爱称自己是个艺术家。他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出过一本叫《狂犬吠墓》的长篇小说,前几年又出了一本《忧伤的老板》的随笔。“音乐的事情只占到我所有艺术里的60%,我为大家所知也是因为我是一个歌手。在当代艺术里迄今为止我在全球参加了二三百个展览,甚至比我的演唱会还要多。”

他的歌里,有太多戏谑与荒唐。而关于左小祖咒的生活,“可能说了你也不信,我通常早晨7点左右就起床了,我这个人靠谱不靠谱不大知道。什么是靠谱?我认为有时间观念的人就是一个靠谱的人,我是一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同时,我几乎是一个跟一言九鼎有关系的人。”

虽然是歌手,但他很不喜欢去KTV,通常去也是被一些年轻人拖去,迫不得已,在里面一般是睡觉,别人唱完了再叫醒他把他带回家。“至于我唱歌走调是故意还是不故意,看我的演出就都会明白。实际上,在我演出时,大家完全感觉不出来走调与否,很融洽。所有的艺术只要你认为融洽就可以了。”


从来没有在左小祖咒的歌里听到过关于南京的任何,他在南京当兵的经历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然而这一次采访他的时候,他却说,在中国他最喜欢的两个城市就是南京和北京。“我在15岁到20岁的时候,在南京待了近五年,我的青春期基本是在这里度过的,是青少年时期给我留下的极强的感情。我写的很多歌曲其实和南京很有关系,只是没有提到南京的名字。我很喜欢南京人,大大咧咧的,他们很厚道很友善也很爱吹牛、大嗓门,有强烈的地域特点。实际上我有一个唱歌的师傅,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是他带我入门的,也是我人格上的师傅,他现在是江苏省歌剧团的团长刘福生先生。”

和左小祖咒有关的另一个南京的人物是民谣歌手李志。前些年,还能在网上看到过这两个性格极端的人互骂。可是,在李志4月召开的全国巡演发布会上,左小祖咒又成为了嘉宾。对此,左老板轻松地回答:“我跟B哥(李志)从来就没有撕过,你去问B哥。人们热爱把我们两个人当点谈资聊天,大家缺少娱乐,我也比较高兴,能给大家提供乐趣。我在南京演出B哥也会来啊,没准我都能把B哥叫上台呢,但是我们还没有设计这个环节。”